混 沌 集

向下

混 沌 集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40 am

梦一世界,醒一世界,到底,混沌的是哪个世界?


目录

1、来不及删除的梦
2、囚——梦.印象
3、梦醒说梦
4、梦醒说梦2
5、殒灭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《来不及删除的梦》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42 am


梦到底是什么?我不知道,也不想去深入研究,只知道它令我闭上眼睛的时间不仅仅漆黑一团,还有梦境相伴。

做过的梦有多少?不记得了,有的沉淀在脑深处,有的还没醒来已经被悄然删除,我梦中的脑也许被不知名的不知来自何方的神秘力量操纵着吧?
这两天,感觉自己好累好累,昨天当我的身体贴上了床的那一刻,我的灵魂茫茫然的走进了另一个
世界……

在那个世界,我与一个人结下了怨结。我看不清他的脸,却能清楚的感知到他的气息,一种完全跟我相克的气息,如水与火,不可共存。

从现实中的我一闭上眼睛,神游于梦境开始,他就诞生了。那也意味着我的亡命生涯开始。

在这个梦世界,他生来就是要诛我的,他执行着他的使命,我力量微弱,我无法抵抗,我要苟喘偷生,只能逃。

我赤着脚跑,他开着车追,追啊追,我跑啊跑,一路狂奔,但终究比不上车速,眼看就要追上了,我心里那个急啊,正在那走投无路间,竟瞅着大路旁有一条岔道。到底是天无绝人之路啊,那是一条很狭窄的岔道,我急乱之下,一拐弯,转向那条岔道逃去。他的车开不进来,但他熟悉地形,并不着急,开着车到岔路的出口等去了。而我并不知道,只是一路飞奔,跑啊跑,跑啊跑,跑到了岔道出口。

抬眼一看,天啊,他就在前面,我吓得心胆俱裂,赶紧向后转,不得了了,他看见了,轻轻巧巧的提着枪向我走来,来不及跑了,岔道旁就有一条小河,我扑通的跳进了水里,拼命的游,河水很浑浊,浊得称它为水倒不如称作淤泥,我就在那浑浊如淤泥的水里拼命艰难的前进,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我要逃!

我不停的拨水蹬脚,游啊游,游啊游,他如魔影般尾随着我,直游到闹钟骤响,才把我从梦魇中解脱开来,跑了一夜,可把我累坏了。


——2006.9.2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《囚——梦.印象》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43 am



那是一个没有颜色的世界,没有人、没有物、甚至,没有一个具体的形状。

被困,从5岁开始。

第一次很艰难的挣脱了出来,那种恐惧却还深深的铭刻于心,大哭了很久,大人无从开解,因为,他们看不到我的内心。


我无意中撞进了一个虚幻的世界,那里,一切都是扭曲的,虚虚渺渺的任一种意识牵引着我前进,既不是步行,也不是飘,更不是飞,就这样莫名的前进着。


身边的事物在变幻着,我想把我的意识集中于一处仔细的看个清楚,但这样的念头刚刚冒出,便有一股不知来自何方的力量把我吸走,那种速度,无法形容,依稀自己被撕扯、变形,却不被撕开,然后急速的缩小,缩小成尘土、微粒,然后被扯进一个漩涡中,转动,转动,以一种无法计算的速度急剧转动,直到让我认为我的灵魂已经脱窍而去。


不知到了什么时候,这个漩涡终于似乎稍微的缓了下来,我也被慢慢的释放出来,正待舒一口气,突然又疯狂的膨胀起来,又有一股力量,再度把我急速的变形、撕扯,混沌中,我被无限的涨大,撑满了一个空间,这个空间除了我,再也没有其他的物体,包括空气,渐渐的,我的大脑中充斥的也是这个变形了的我,我呼吸进去的也是变形了的我,我被自己塞满,即将窒息。


突然的,这种力量消失无形,我恢复了自我,正要稍稍心安的时候,令我缩小的力量又笼罩下来,我被变到几乎无形,然后又被夸张的无限膨胀。这样无限期的折腾着,我置身其中,想喊,却没有声音,想挣扎,却身不由己,想抓住一根稻草,却什么也抓不到,混沌,混沌一片
……

最后,我还是挣脱了,终究我是不属于那个世界的,或许并非我挣脱了,而是冥冥中的那股力量把我释放了出来,随着眼缝里透来了光明,我恐惧中带着庆幸,我可以离开那个世界了,尽管,不知什么时候我会再次被这个梦魇所困。


——2007-2-23 17:12:35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梦醒说梦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44 am


不知道是天气的问题还是别的缘故,近几天噩梦连连。
曾经做过那种半梦半醒的梦,清晰的感觉到身边的人声,人气,但是无论如何都挣脱不了那种无形的束缚,在后来,每做这种梦,挣扎一番无效后,我便冷静的告诉自己:我在做梦,不必徒劳了,我会醒来的。这种方法总能奏效。
梦境隐隐约约的在关联着。同样的主题,不时在梦境里重现,感觉不换,只是换了地方。梦醒不禁汗涔涔,何故?道不明说不清。
梦里的我是压抑的吧?记得我有个姐妹说她总是在梦里笑醒,我却多次从梦中哭醒。梦里那间房子只剩下几根柱子摇摇欲坠,在风中飘摇不止,想起“风物依旧,人面已非”,如今却风物亦逝,不禁悲从中来,大哭不已。
罪孽,我又杀人了。回忆一下,杀人却看不见血腥。只记得掩埋尸首,心寒,我竟残暴如此。没有原因,我使一人成了冤魂,而今次这个冤魂,竟是很久之前在一个梦里,有过擦身而过之缘的一个人。
梦里一世界,醒来一世界,如何,救赎我罪孽深重的心灵?


——2008-10-14 09:51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《梦醒说梦2》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45 am

天冷了吧,周围总是风萧萧的,不分白天黑夜的阴风阵阵,也不分白天黑夜的没有太阳月亮星星。忽然便怀念着明澈的人世间。
我被困在一个阴暗的地方,却也有天,只是天很低很低,沉沉的压着这个看不到边,但可以感觉窄小的空间。
一条无形的绳子牵羁着,在这个泼墨渲染过的地方感觉到无法动弹,虽然我能自由行动,但我无法走出这一团浓墨。
围墙有点破烂,墙角长着青苔,晦暗沉郁;有一扇被钉死了的门,找不到门锁,也找不到可以破开的缺口。这里并没有在人间出现过,在这里却似曾相识,似乎我在这里呆过很长时间。
我要逃脱,因此便要把其中一个百般阻挠的人杀死,没有过程,他已死去多时,梦里多人合力帮我掩埋,只记得一个人的名字,是我的同学。
更大的束缚必然的来临,源于自己造孽。担惊受怕,惶惶不可终日,追寻自由却最终把自己丧失。
醒来,梦境依然清晰,黯然忏悔,望冤魂安息,也庆幸梦非真。


——2008-10-14 10:23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《殒灭》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46 am


天阴沉沉的,头脑有点发涨,周末又到了,我在宿舍匆匆收拾一下,和惠文结伴回家。
路不远不近,大概离家5、6公里,步行了一半路程,来到一个分岔口,我们要分道而行了。公路上的车呼呼的来往,全然不顾两旁的行人,惠文瞅着一个没车过的空档,飞快的过了公路。我站在路边,迎面一辆货柜车飞速的向我冲过来,我赶紧后退几步,车比风还要快的过去了。那是一个大概120°的拐弯,我站在那里直摇头,往来的车干嘛转弯还不减速?
惠文在公路的另一边慢慢的向前走着,我只能看着车流干着急,突然有一种孤立无援的感觉,很想跟上她,和她一起走,反正,从她家还有一条小路可以通往我家。
神奇的事情发生了,远远开来的那辆车突然停了下来。我心想,莫非坏车了?再一看,所有的车都停下来了。发生什么事了?我满腹狐疑的过了公路,车依然好像被施了定身法一样,匍匐在路上。我追上惠文,正要说话,惠文却望着天际,一声惊呼:“天啊,你快看,你快看!”我顺着她的视线望去,原本阴阴沉沉的天上,星星突然光亮起来,跟着,发生了一件匪夷所思的事——一大片一大片的星星纷纷往地球坠落。“下流星雨?”一个念头闪过我的脑子。很快,事实否定了我的想法,往下掉的不仅仅是流星,我唯一认识的北斗星也跟着其他的星星掉下来了,每一颗星星在天上划着优美的弧线,亿万颗星星加起来,比春节的烟花汇演壮观无数倍。但是我无法去欣赏,因为掉下来的是星星,地球,要被毁灭了吗?我悲哀而又手足无措。星星继续下落,一部分在空中化成灰尘了,一部分落在地上,顿时一个个大坑被砸了出来。
我们惊慌失措的狂奔,却发现一部分还没有落在地上的星星组成三个字符:我们首先看到第一个轮廓很清晰的“D”,惊恐被眼前的奇迹减弱一点点,我们继续跑,看第二个字: “亜”字。第三个字,可能是因为时间长了,很模糊,无论怎么看都看不清楚它是个什么字。“地球要毁灭了!”突然我想起了一个预言家曾经的预言,这个世纪大预言终于实现了。
有水在我脸上淌下,我流泪了吗?不,我擦了一下脸,抬起头,天掉下来了,沉沉的压住大地,乌云快速的滚动,离我们头顶只有几十米高。我真的要哭了,眼前发生的一切跟预言所讲是如此吻合,“天空掉了下来,连续的大雨将淹没一切,地球将在劫后重建”。
世纪大预言,世纪大预言……”我悲怅怅的不断在心里念叨着这几个字,突如其来的灾难,人们象无头苍蝇般到处狂奔,垂死挣扎罢了。看到之前还风驰电掣,威风凛凛的车,如今死寂的瘫痪在路上,我再次悲哀起来,若然人类对世界的疯狂攫取减少一点,也不至于今日吧?自作孽,自作孽啊!
这边的天已经掉下来了,不知家里那边情况如何呢,我们改向我家的方向走。
往前走了不久,天高了,原来只是我们刚才所处的位置天塌了,其他的地方还没这么严重,但星星还在下,数量相对也比刚才那里少多了,不时的一撮撮的砸下来,冒着五颜六色的烟。
转入回家的路口,却发觉路边的碉楼变了样,明明3层的碉楼,却变了6、7层,建筑结构也变了。我们跑上小山顶,见一个高高的牌楼矗立在家门前,定睛一看,牌楼上赫然写着“立园”二字,园内楼宇粉饰一新,却找不到我家房子。我再也忍不住放声大哭,我家哪去了?本以为家园幸存,原来早就被毁了。
好不容易找了个地方落脚,一间土木结构的二层小楼。我们从后门进去,上去就是一个长长的房间,有两张床,实在是太累了,我和惠文便一人一张躺下睡觉了。
睡梦中,觉得房间里老鼠在猖狂的奔窜,我被吵醒了,蜷缩在床上不敢动弹,看着一个大概有10几厘米长的老鼠从阳台溜了出去,还有一只灰色的却安详的端坐在我床前,我正想吓唬它,定睛一看,却原来是一只小猫,它对我微微一笑,我于是又安然睡下。
再次被吵醒,却是电话铃声,接通:“你好,我是电信局的,请问你是×××号××房吗?你家网络故障,我们现在派人上门修。”放下电话,头转向窗口,透进来的光显得祥和安宁,原来梦一场。
幸好是梦,我惴惴不安中庆幸了一下。

——2008-11-6 11:55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混 沌 集

帖子 由 少锋 于 周五 三月 06, 2009 10:20 am

人生本来就是梦!旧梦去新梦来,恶梦去好梦来,愿逍游好梦不断来。

少锋

帖子数 : 5
注册日期 : 09-03-03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混 沌 集

帖子 由 ?? 于 周五 三月 06, 2009 1:04 pm

梦越深,思念越重。

??
游客
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混 沌 集

帖子 由 笑問蒼天 于 周五 三月 06, 2009 10:03 pm

这人不是鼎少,可能是美国的一个赤水人来的
avatar
笑問蒼天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98
注册日期 : 09-02-27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回复: 混 沌 集

帖子 由 鼎芯顶菲 于 周六 三月 07, 2009 11:07 am

笑問蒼天 写道::这人不是鼎少,可能是美国的一个赤水人来的
蒼天哥果然是論壇的福爾摩斯 :D :D

_________________
avatar
鼎芯顶菲
管理员
管理员

帖子数 : 111
注册日期 : 09-02-27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