涂 鸦 集

向下

涂 鸦 集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36 pm

回头读着部分文字,仿佛能听到淅淅沥沥的不知名的昆虫合奏曲,夹杂着轻风拂过枇杷树叶、竹叶的沙沙声,那股混着泥土的芬芳、青苔在阴暗角落里疯长散发的湿润的味道、夏风从窗缝带进含笑花的香味……所有的这些,连同那些快乐的文字,构成了我永远的田园梦想图。只有那片温润肥沃的土地,才能激发我的所有灵感。




1、寒夜

2、童年旧事

3、记忆里的番薯香

4、爸爸,天堂里你可知道女儿在想你?

5、荔枝红了

6、荷花飘香时

7、火龙舞起来

8、忆长师献给长师校庆

9、如果……,可能世界真的会更加美好

10、囚——.印象

11、归

12、伤逝

13、香~~甄沾记硬奶糖

14、添麻烦

15、带饭的日子~~饭后感悟


由逍游于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07 a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
_________________

我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上帝把我造出来后,就把那个属于我的特定的模子打碎了~~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寒夜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38 pm



2006.4.22

又是一次夜归,天上没有星星,没有月亮。有的,只是毛毛细雨,在寒风中斜斜飘下。快要看到夏天的影子了,竟还有冷的日子。一边懊恼的想着,一边蜷缩着开车。对面的车灯照着我的眼睛几乎看不见路,迷蒙中,想起了那次,同样的寒冷,同样的夜归……
那是去年冬天的时候了,那段时间单位很忙,当我踏上回家的路时,天,已经黑透了,冬天,黑夜总是来得那么早。冷风不断的向我侵袭,想着家人的期盼,尽管又冷又饿,也只能飞快的赶路。到三埠了,啊,快看到家了,我很是高兴,突然想起临走时领导交代要买两个墨盒,唉,还回不了家。饿着肚子,来到蓝之星,挑好墨盒,算帐给钱,在我无聊的等待时,耳边一声尖叫吓我一跳:“啊,我吃不下了,好恶心!”循声望去,原来有一女店员在吃着饭,香啊,我的唾腺分泌加快了,可是……她已经在收拾饭盒了,再看清楚点,隔着玻璃,店外站着两母女,一看就知道是外地人,母亲用她窄小的肩膀背着大大的行囊,牵着一个四、五岁的女儿,正在看着那店员吃饭。她们不象乞丐,因为她们没有向别人乞讨的意思,我想,她们是肚子太饿了。谁没有尊严呢?在这寒冬,在这陌乡,隔着玻璃看别人吃饭,是怎么一番滋味?
待我付了钱,走出来,她们已经走了。我开着车回家,开了不远,哦,看到她们了,她们还在蹒跚的往前走着,也许,前面就有希望了吧?那小小的女孩,当她长大了,不知是否还记得这个夜晚?想法一掠而过,车也一掠而过,超出她们很远了,继续向前,来到盛丰附近了,看着一家家小食店热气腾腾,香气扑鼻,又一个念头闪过了:应该买点吃的,送给那两母女!多好的想法啊,虽不敢说雪中送炭,但起码能解决她俩这一顿温饱啊。可是,可是……又是一掠而过的念头,又是一掠而过的车子。唉,车子转弯了,前进,又转弯,前进。为什么我不行动?一拐车头,向后转,来到原来的地方,人,已经无处可寻了,悔啊,悔!   
归路上,两母女的形象一直充斥着脑海里,她们从何处来,往何处去?她们会怎么样呢?为什么我不能及时实现自己的念头呢?特别是那个小女孩,本应在家里撒娇嬉乐的,却要过早的尝透人间辛酸,受尽白眼,对她的心灵,该留下怎么样的烙印啊?虽说人世间不平事本就多,但为什么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就是那么的远呢?这时,想起了一句歌: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,世界将变成美好的人间。付出,为什么总是那么的吝啬?
天,更黑了,风,更猛了,我,更冷了……


由逍游于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48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记忆里的番薯香!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42 pm



<H1 style="MARGIN: 17pt 0cm 16.5pt; TEXT-ALIGN: center; mso-line-height-alt: 12.0pt" align=justify>


2006.5.10
人,其实是感觉器官比较发达的一种动物,只是很多潜力没有释放出来罢了。我的嗅觉很是灵敏,虽不能跟狗相比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伴随我成长的很多味道我都记忆犹新,每次重温某中气味,与之相关的年代就会重新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。
昨天,回到家,肚子好饿,问妈妈有什么好吃的,妈妈告诉我,锅里有,自己去拿。揭开尚有余温的锅,哇!番薯。一阵薯香飘进我的鼻子,封存在记忆角落里的往事又回来了……
小时候,家里很穷,爸爸妈妈要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维持生计。那时候最大的货币是十元,但我当时没有见过,大人们曾经拿钱出来考过我看我认不认得,但只认过分币、角币,一元以上的最大只见过二元一张的。但也仅仅是认过钱而已,真正自己的零用钱是没有的。买零食?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奢侈事。但那时我真的很小,小到在记忆中只剩下“吃”这回事,那时是那么的馋,馋到一角饼干都要从姐姐嘴里掏出来塞回自己口中,回忆往事,是那样的令人心酸,但心酸的同时也多了庆幸,也许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才会有后来的少年懂事吧?
我总是一群比我大五、六岁的哥哥姐姐们的跟屁虫,整天跟着他们满世界(大人眼中,小孩子的世界总是那么的小,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是无限大)的疯跑。
那是冬天的一个黄昏(竟还记得是黄昏呢,因为我还没吃饭,肚子好饿,也可能是馋),哥哥姐姐们又有新行动了。跟屁虫当然还是跟屁虫,一行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一个牛棚里,是生产队(时代产生的名词)的牛棚,我那时还是第一次去那间牛棚呢,虽然离我家很近。里面有一口很大很大的锅,正冒着热气,盖子也掩盖不住那种味道,薯香!夹杂着番薯叶子干,谷糠的薯香!原来这里天天都要煮一锅牛粮给刚产下牛崽的母牛吃的,里面还加了一些番薯根,像小手指那样大的番薯根。我们的分工极为合理,大的负责在里面找吃的,小的负责在外把风,找吃的在里面边找边吃边扔一些出来,每扔一根,小的们就什么也不管了,一哄而上,哪个手快就哪个胜利了,慢的只有看着胜利者津津有味的嚼着胜利品,通常我都是只有流着口水,咽着口水,在一旁看的份。但好在我的姐姐也是属于大的行列,她通常在最后都会给我带上几根,我也有得吃了。拿着属于自己的薯根,舍不得一口咽下去,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,夹杂着干薯叶,谷糠的薯味,现在还满嘴余香……
多么的美味,多么的快乐!谁赐给我的?是煮牛粮的生产队,也是那个年代!
</H1>


由逍游于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48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,总共编辑了1次

_________________

我是独一无二的,因为上帝把我造出来后,就把那个属于我的特定的模子打碎了~~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记忆里的番薯香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44 pm



2006.5.10
人,其实是感觉器官比较发达的一种动物,只是很多潜力没有释放出来罢了。我的嗅觉很是灵敏,虽不能跟狗相比。为什么这样说呢?因为伴随我成长的很多味道我都记忆犹新,每次重温某中气味,与之相关的年代就会重新从我的脑海里蹦出来。
昨天,回到家,肚子好饿,问妈妈有什么好吃的,妈妈告诉我,锅里有,自己去拿。揭开尚有余温的锅,哇!番薯。一阵薯香飘进我的鼻子,封存在记忆角落里的往事又回来了……
小时候,家里很穷,爸爸妈妈要整天面朝黄土背朝天的维持生计。那时候最大的货币是十元,但我当时没有见过,大人们曾经拿钱出来考过我看我认不认得,但只认过分币、角币,一元以上的最大只见过二元一张的。但也仅仅是认过钱而已,真正自己的零用钱是没有的。买零食?简直是做梦都不敢想的奢侈事。但那时我真的很小,小到在记忆中只剩下“吃”这回事,那时是那么的馋,馋到一角饼干都要从姐姐嘴里掏出来塞回自己口中,回忆往事,是那样的令人心酸,但心酸的同时也多了庆幸,也许正是在这样的环境下才会有后来的少年懂事吧?
我总是一群比我大五、六岁的哥哥姐姐们的跟屁虫,整天跟着他们满世界(大人眼中,小孩子的世界总是那么的小,但小孩子眼中的世界是无限大)的疯跑。
那是冬天的一个黄昏(竟还记得是黄昏呢,因为我还没吃饭,肚子好饿,也可能是馋),哥哥姐姐们又有新行动了。跟屁虫当然还是跟屁虫,一行人蹑手蹑脚的来到了一个牛棚里,是生产队(时代产生的名词)的牛棚,我那时还是第一次去那间牛棚呢,虽然离我家很近。里面有一口很大很大的锅,正冒着热气,盖子也掩盖不住那种味道,薯香!夹杂着番薯叶子干,谷糠的薯香!原来这里天天都要煮一锅牛粮给刚产下牛崽的母牛吃的,里面还加了一些番薯根,像小手指那样大的番薯根。我们的分工极为合理,大的负责在里面找吃的,小的负责在外把风,找吃的在里面边找边吃边扔一些出来,每扔一根,小的们就什么也不管了,一哄而上,哪个手快就哪个胜利了,慢的只有看着胜利者津津有味的嚼着胜利品,通常我都是只有流着口水,咽着口水,在一旁看的份。但好在我的姐姐也是属于大的行列,她通常在最后都会给我带上几根,我也有得吃了。拿着属于自己的薯根,舍不得一口咽下去,一小口一小口的品尝,夹杂着干薯叶,谷糠的薯味,现在还满嘴余香……
多么的美味,多么的快乐!谁赐给我的?是煮牛粮的生产队,也是那个年代!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爸爸,天堂里你可知道女儿在想你?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46 pm



2006.6.18
下大雨了,听说雨是云的泪。
也是这样一个下雨天,我被大人告知:爸爸得了癌症了!无须说晴天霹雳了,我的泪水已化作雨水哗哗而下。
癌症,对于我来说,一直都只是一个很遥远的词,只是老师要求用癌字组词的时候用过。但突然的,就这样走进了我们的生活。
我无法将健康的父亲跟绝症病人划上等号。一直到父亲从医院回来的那天,我都是侥幸的认为,爸爸好了,出院了。
但父亲的身体日渐衰弱,我只能相信事实,爸爸快要离开我们了。
少年的我,还没弄清死亡是怎么一回事,却要在那段时间里,等待着亲人的死亡。万分的无奈,时间却在公平的流失,生离死别的日子就这样一点一点的拉近。
父亲病发在暑假,爸爸的不幸让我们好像突然间长大了好多,日子过得小心翼翼,起床后赶紧做一切能做的家务,好让爸爸看见能放心一点,间接减轻一下他的痛苦。在整天弥漫着中药味的家里,本应充满欢笑的我们没了笑容,不敢唱歌,不敢大声说话。不信命运的我每天心中都向天祈求:天啊,望你可怜我们,让爸爸在世上停留的时间多一点吧。
尽管无数次向天祷告,但仍然无法留住爸爸离开我们的脚步,那个清晨,爸爸永远的闭上了眼睛。
天也来给父亲送行了,降下了磅礴大雨。到父亲下葬那天雨却奇迹般的停下来了。在我家帮忙操办丧事的老人们说,那是因为父亲一生好人啊。
是的,父亲一生好人,但也一生坎坷,到生活似乎向他露出笑脸的时候,他却永远的走了。
父亲出生于抗日战争的年代,他的一生极为坎坷,从小到大吃了不少苦头。他常跟我们讲述他出外谋生的不易,出门在外的艰辛。在我的眼中,父亲的形象就如一头老牛,他担负起家庭的重担,默默的向前走。勤劳、朴素、正直、诚实、重情义是他的本色。所以他同时还拥有很多朋友,父亲在世的时候,常常很多人来找他叙旧的,那时年少的我通常会因为家里来了客人而躲到外面去玩了,直到客人走了才回家,这也是我父亲所遗憾的,他总是难以明白,为什么爽朗的他会有这么害羞的女儿?
在父亲病重的日子里,来我家探望他的人更多了。最令我难忘的是有一个伯伯赶着牛从我家门前经过,顺道看我爸爸,那个伯伯是惯开玩笑的,他跟我父亲说:你得赶快好起来。我们天天出去喝茶,那几个小子,整天在争凳子,害我天天对他们喊,这张要不得,这是留给阿*(爸爸的名字)的,你赶紧好了,好让我们一起去喝茶,也免得那班家伙争凳子。那一刻,想哭,时隔多年,这一刻,还想哭,眼睛湿润了……
爸爸,其实,也许,你只是到了另外一个世界。那个世界应该比这个世界更美好,我只能这样想。我知道,你会不时的回来探望我们,因为,我在梦里见到你了。
蘸满了深情,却仍然无法写出对你的感激,思念。父亲节到了,爸爸,在你生前女儿从来没有为你过过父亲节,今天,你会回来过你的节日吗?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荔枝红了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0 pm



2006.6.19
端午刚过,树上的荔枝开始红了。
傍晚回家,树上红透了的荔枝在微风中正向我招手,它跟我说花开堪折直须折,果熟当摘赶紧摘呢,还犹豫什么,摘荔枝!
我家的荔枝树是一棵年轻的树,今年是挂果第3年,也许还由于不善管理,果的数目并不多。摘起来并不过瘾。想起了上世纪,其实就是几年前,我们在同学家果园摘荔枝,畅快!
那一年,荔枝大丰收,我的同学家的老荔枝树也不例外。荔枝熟了,她热情的邀请我们到她家摘荔枝。顶着烈日,经过几十里路,到了她家,第一时间,到果园去!
到了果园,看到了荔枝树,跟在别的地方见到的矮矮的果树不同,它们一看就知道是上了年纪的了,就下面的主枝干都有好几米高了。本来我们还准备了竹竿的,但在树底下,竹竿虽长,却也够不了多少。嘿,爬树去。
嗖嗖的几下子就爬上去了,看来学校里的体育课没白上,个个身手敏捷得可以跟猴子媲美。
果子多的是,这个时候,那日啖荔枝三百颗,不辞长作岭南人就留给诗人去感叹吧,咱们一人占住一棵树,果子伸手可及,摘了一把,坐在树枝上,倚着树干,美美的品尝。
粗糙的外壳一点一点的剥开,果肉慢慢的露出。舍不得一口咽掉,先欣赏一番再说。薄薄的透明的薄膜里面裹着多汁的果肉,不要误会,这里的薄膜不是撕去红皮后看见的白色的膜,而是连这一层都去掉后的果肉膜,我剥皮的时候是小心翼翼的,怕一不小心撕破了,汁水会破皮而出。不过刚摘下来的壳都是很容易剥的,白色的皮会连着红壳一起轻而易举的剥掉,非常的鲜脆。
晶莹透亮的果肉就捧在手中,就象捧着一个鲜鲜嫩嫩,水水灵灵的精灵。我想,这果子肯定是当年孙悟空大闹天宫不小心弄掉下来的仙果种子,在凡间生根了。不然,为什么远在长安的享尽天下佳肴的杨贵妃对它如此的钟爱呢?“长安回望绣成堆,山顶千门次第开。一骑红尘妃子笑,无人知是荔枝来。”杨贵妃当年的荔枝要千里加急送到她的手上,而我,却轻轻易易的伸手可摘,这一点,杨贵妃尚不及俺岭南人啊,哈!
把它送进口中,轻轻的一咬,满口荔枝香,满口荔枝汁,清甜中带着略酸,只能用一个字来形容:爽!
我们施展着猴子身手,在树间转换攀爬,快乐,由味苔传达到各根神经,由四肢传达到全身。料来连花果山的孙猴子都嫉妒不已啊,因为他有我们的身手,可没我们这样的口福啊。
西斜的太阳告诉我们,该是回家的时候了,恋恋不舍的下了树。一地的果壳果核提醒我们,胃里已撑满了荔枝……
现在正是荔枝上市时,街上摆满了荔枝,花三五元就能买到很多。只是无论贵贱,再也无法吃出当年那种味道了,因为那是亲手摘下,一起送进嘴里的,除了荔枝,还有快乐。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荷花飘香时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2 pm



2006.6.21
望无际的稻田间,错落有致的镶嵌着几片荷塘,犹如金黄的毯子中绣进了几片绿叶。荷花正在绿丛中盛放,轻风吹来,隐隐若若沁入了鼻子的,是那清香。
心绪随着清香,飘啊飘,飘回了那一年,那个暑假……
最快乐的时光到了,胜利大逃亡啊,拎起书包,卷起行李,一溜烟,回家啦!
吃了睡,睡了吃,猪一样的生活,人生至高境界啊,不羡神仙只羡猪!
不过这样的日子过多了可不好,都长膘了,咱可不是真的猪啊。嘿,运动运动去。
于是,一个飞车党出现了。(不好意思的插一句,免得吓着人了,飞的是自行车)
飞车党的节目丰富,每天顶着烈日到处乱逛,今天去某某家,明天又去某某某家,引用我妈那时的一句话:“一有人找你玩,你就四只脚搭上尾巴去了。” 得,都把我当什么了?俺可是你女儿啊,娘!
当什么都好吧,正值玩乐的年龄,此时不玩,还待何时?依然天天外出,管它烈日当顶,晒出个非洲黑人都不在乎了。
一天,负责联络的同学来约我了:今天到某某家一聚.Hurry!Go!!!
飞车赶到,后悔不迭啊,上当啦!
在我之前,已被骗了89个人在那里,人人全副武装,做足了防晒措施。游泳?No到底干什么?天啊!割稻去?!
浩浩荡荡的一群人,下得田来,惊呆了旁人。一时间感觉好不得意,没见过吧?
虽然开始是叫苦连天,但既来之,则安之,可不能给人家帮倒忙啊。咱们主要是负责收割的,镰刀飞快的一起挥动,刷刷的身后就伏下了一大片。太阳在头顶上笑眯眯的看着,用他最热情的方式肯定着我们的劳动。吃不消啊,汗水滴答滴答的掉,镰刀挥动得更快了。埋头苦干中,一声笑声打断了,“哈,看啊,你的脸一边红一边白了。”不是吧?抬头看别人,忍不住笑弯了腰,原来人人的脸都晒得一边红一边白的了,太阳啊,实在是太热情了。一片稻田就在笑声中被我们解决了,然后斗志昂扬的转向下一个目标,第二片……
太阳大概被我们感动了,慢慢的收起他的光芒,当他温柔的轻抚我们的脸庞的时候,我们也把稻谷全部收割完了。终于能舒一口气了,我们兴奋的在田间追逐嬉戏。咦,什么味道?啊,荷香!荷香飘来,沁人心脾。我们循香而去,远处,有一片莲藕田。
我还从来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过荷田,现在就在我眼前了。荷叶静静的伫立着,有大胆的,把自己张得最大,象有人撑着一把大伞在水中;有含羞答答的,把自己整个卷起来,从水中探出了半张脸。荷叶紧紧挨挨的挤在了一起,形成了一个绿的海洋,在一片绿色中,露出了荷花娉娉婷婷的身影,我看呆了,好美的花。
逍游的贼心动了,路边的野花不要采,但田里的荷花,好像不在这范围内吧,探头顾左右,没看见有其他人,伸手……
哪来的小贼?胆敢偷我的荷花?”一声断喝,吓得我的心跳了出来,差点找不到原位。定定神,抬眼一看,一名大汉正扛着锄头向我们走来,同学赶紧辩解:“她没有偷摘你的花,只是看看而已。” 幸好此时我还没得手,手上没有任何物证,那大汉也只好作罢。我也作罢了,俺是君子,不干那不问自取之事
太阳快要被西山隐没了,我们得回家了,飞车党又飞奔在路上,身后,留下了一串欢笑……
又到了荷花飘香时节了,荷花依旧,只是,看荷花的人却在时光流转中渐渐面容黯淡。当年的飞车,当年的无忧,可能只能在记忆中出现了。但荷香,永远为我保留着这份记忆。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火龙舞起来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3 pm



2006.6.29
朋友,你见过龙吗?没见过吧?我见过。
邂逅纯属偶然。
中秋节到了,秋高气爽,我的心情也非常愉悦。因为,那个中秋节恰逢国庆,还因为,很久没有聚会的朋友们因这次假期长都回来了。
聚会是必然的了,地点就在一位住在墟里的同学家里。晚风习习,朋友们先后而至了。
本以为是一次普通的聚会。
本以为中秋节就是摆张桌子出去赏月,吃吃月饼。
但即将发生的事让我明白我是一只井底之蛙。
在朋友家蹭了一顿美餐,朋友说:一会好戏上场了。
什么好戏?
“舞龙啊,你不知道每年的中秋节都要舞龙的吗?”
看来一会将要大开眼界了。
小睡片刻的街开始苏醒了。吃过了饭的人们开始三三两两的出来了。有成双成对的恋人,有拖儿带女的父母,有白发苍苍的老人……街上满载着的是欢笑声,熟人见面打招呼声,小孩子追逐打闹声。一段欢快的旋律由远而近,那是从小孩子手中提着的灯笼里发出来的。
我们不甘寂寞,也融进了街上的人流。
前面的店铺聚集的人特别多,趋前一看,哈,原来这就是舞龙!
是怎么样的一条龙呢?用草扎的,扭扭曲曲的扎就,勉强算龙的样子。在龙身上,插上了一些线香,用两三根竹竿撑着,几个小孩子执着,就这样逐个店铺去舞了。小孩子边舞边嘴里嚷着:龙来龙来,……(一些吉利话,但忘了怎么说的了,当时觉得很有趣的)。店铺的主人都很爽快的给来自己店铺舞龙的小孩子月饼、利市等。
草龙越来越多了,但看来看去,都是小龙,我心里想:不过如此!
远处,人声鼎沸,抬眼望去,天啊,星星掉在地上了,不是一颗,是一大片,一大片。谁的巧手把星星串起来了?串成了龙的样子。
龙极有气势的迎面游来,看清楚了,此刻,我深深的体会到什么是小巫见大巫了。它也是一条草龙,但是,它是一条几十米的龙,得由100多个小伙子举起来舞。身上满插着手指头粗的线香,据说,为做这一条龙,得准备两大箩的线香。龙太长了,单单是草是不能扎成这么长的龙的,据我观察,贯穿着龙身的,中间有一条很粗的大麻绳,我想,它的作用应该是相当于龙筋,既有连接作用,又能使龙活动自如。那么龙骨呢?龙骨用竹篾造就,巧手的扎龙人把细直的竹篾编成了一条龙的骨架,龙的外形美观与否,就看它的骨架了。然后,用稻草为龙肉,点燃的香枝为外袍,头上瞪着一双用手电筒做的眼睛,一条气势磅礴的龙面世了。
静止的龙是没有生命的,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们为它注入了生命。龙活起来了,在龙珠的引领下,通红透亮的身子在街上蜿蜒游走。它大摇大摆的走在公路上,过往的汽车都毫无怨言的让路。路的两旁站满了看舞龙的人,龙得意的展示着自己,不时还调皮的身子一扭,想跟路人亲密接触,路人闪避不及,尖叫声顿起,达到了目的的火龙却又扮起了正经来,扭回正道,一本正经的向前进。然后,过一会又故技重施,给路人来个措手不及。于是,惊叫声,欢笑声此起彼伏……
火龙欢快的舞动,游走在公路上,大街上,小巷里。听说舞完后龙就要被烧掉的了,但通红透亮的火龙永远舞动在我心中。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忆长师—献给长师校庆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4 pm



2006.9.15
多少次梦回,多少次魂牵?每一次神游故地,总有那么一股既甜又苦的滋味从心底渗出。回忆,是颗夹着黄连芯的糖。
长师三年,是我学生年代最难忘的三年,最快乐的三年,感谢您,母校!由衷的感谢您。
年复一年,您送走了一批学子,又迎来了一批学子,我如风中的一片叶子,轻轻的在您跟前飘过。是的,不会留下什么痕迹,但是,那三年,将永远停留在我的记忆里。
还记否?您青青的外衣,是我们在冬日里挥着汗水铺就?那一滴滴汗水,随根深深植进地下,也写进了我的心中。
闭上眼,一步一步的重走旧日校园,往昔幕幕在脑海回放。首先走过的是教学楼,三年中,最多的日子是在这幢楼里度过,课室里,老师的殷殷教诲音犹在耳,同学的友好相处历历在目。我的灵魂游走着,楼前的板报,右数第二块是我们班的,我们的精心设计,曾经多次获奖;阅览室,还记得我们曾经在里面徘徊的身影吗?舞蹈室的镜子,曾经目睹我们青春的身姿在随歌起舞;电脑室里,一个个按键留下我们笨拙敲键的指印……
走过实验楼,化学实验室、生物实验室、物理实验室……无不见证着我们对知识的探索。
艺术楼,不时展出美术班同学们的作品,总是令我们艳羡不已。
音乐楼,本是静静伫立在那角落里,流畅悦耳的钢琴声却为它添上灵魂,赋上生命。
在琴房的窗口往下望,游泳池就在眼底,碧蓝的水在夕阳下泛着金光,恍惚间,竟看到我泡在池里,抱着块浮板不肯松手,哪怕同学们都在一旁鼓励,就这样,胆怯的我至今还没能学会游泳。
400米的跑道,你还记得我们踏着正步开始了母校的校运会吗?当我们迈着整齐一致的步伐走过所有同学的面前,耳边只听到惊叹声。
体育馆里,篮球场上,跑着同学们矫健的身影……
宿舍里,每日两次的卧谈会无所不谈,有时各抒己见,争得个面红耳赤,现在想起,竟是那样的温馨。
饭堂里,10人同桌共餐,餐间大家都会做同一个动作——用饭盒盖子挡住了自己的饭盒,因为总有那诙谐的会逗得大家哈哈大笑,把嘴里的饭喷到了对面。
……
留在记忆里的尽是美好,三年里,点点滴滴,一笔难以述说。每一次忆起,仿佛一切就在昨日发生。
很想很想再回一次校园,很想很想真真实实的沿着那校园小道再走一遍。可是,那次路过,却不忍心走进,只怕那桃花依旧,人面已非……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如果……,可能世界真的会更加美好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5 pm




[b]2007.1.18



昨天,我在曙光路走过,是步行的,也就是因为步行才看见了后来的那一幕。
绕过新世界对面的盛丰的门口,经过一间灯光显得有点昏暗的小店,紧挨着小店的,是一家火锅店,冷冷清清的,如这寒冬。有一个垃圾桶设在火锅店门口的旁边,垃圾桶外,堆了一大堆的剩饭剩菜,不经意的,我发现了垃圾堆旁边有一个人,心中第一个反应就是--/她是捡垃圾的。再看一眼,竟发现了一个令我震撼的事实,她并非捡垃圾这么简单,她的身子很单薄,蹲在垃圾堆旁,很不起眼,我想,可能走过的人都没注意到,她手执着筷子,颤巍巍的夹起了一根菜,看了那根菜一眼,然后颤巍巍的送进了口中,很快的嚼了几下就咽下去了,然后继续在垃圾堆里扒拉,寻找还可以吃的东西。这次,夹到了一块肉……
我无法再看下去,我向前走,想找一家可以买到吃的东西的店,我掉过头向我刚才走过的路去找,没有,再折回来,这次,我看到了几个小孩子在驱赶她,她死死的不走。我快步继续向前走, 一刻不停的冲进了盛丰 ,里面,还有很多面包。
我的口袋很空,空得只剩下一位数。
我买了几个面包,急得连超市的包装袋都不想要,我要用最快的速度赶到她身边.
我静静的走到她跟前,也想过,可能她是精神病患者 ,也想过,我给她,她会不会有什么异样的反应?但很自然的,我来到她跟前,把面包递到她面前,她抬起头,我看到她的样子,她的皮肤比较白,很瘦很瘦,衣服虽然有点脏,但并不破烂,她接过我的面包,我有点后悔没给她买瓶奶,她拿着面包,看看自己的嘴有点脏(在我给她之前,她正把一根菜塞进口中的)她从地上拾起一张别人用过的纸,擦了擦嘴巴,我又从袋子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她。然后我对她说,不要蹲在这里了,这里很脏的。她看了看垃圾堆,很顺从的站起来,躬着身子挪开了几步。



我离她而去了,我不知道,我还能做什么.只是,我的心情很沉重很沉重.不管她是一个怎么样人,我只知道,她跟我一样,都是一个人,如果可以的话,我想,没有人愿意在垃圾堆里找吃的,但偏偏,在这昏暗的角落里,就有这么一个人。


[/b]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囚——梦.印象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6 pm



[b]2006.2.23

那是一个没有颜色的世界,没有人、没有物、甚至,没有一个具体的形状。
被困,从5岁开始。
第一次很艰难的挣脱了出来,那种恐惧却还深深的铭刻于心,大哭了很久,大人无从开解,因为,他们看不到我的内心。
我无意中撞进了一个虚幻的世界,那里,一切都是扭曲的,虚虚渺渺的任一种意识牵引着我前进,既不是步行,也不是飘,更不是飞,就这样莫名的前进着。
身边的事物在变幻着,我想把我的意识集中于一处仔细的看个清楚,但这样的念头刚刚冒出,便有一股不知来自何方的力量把我吸走,那种速度,无法形容,依稀自己被撕扯、变形,却不被撕开,然后急速的缩小,缩小成尘土、微粒,然后被扯进一个漩涡中,转动,转动,以一种无法计算的速度急剧转动,直到让我认为我的灵魂已经脱窍而去。
不知到了什么时候,这个漩涡终于似乎稍微的缓了下来,我也被慢慢的释放出来,正待舒一口气,突然又疯狂的膨胀起来,又有一股力量,再度把我急速的变形、撕扯,混沌中,我被无限的涨大,撑满了一个空间,这个空间除了我,再也没有其他的物体,包括空气,渐渐的,我的大脑中充斥的也是这个变形了的我,我呼吸进去的也是变形了的我,我被自己塞满,即将窒息。
突然的,这种力量消失无形,我恢复了自我,正要稍稍心安的时候,令我缩小的力量又笼罩下来,我被变到几乎无形,然后又被夸张的无限膨胀。这样无限期的折腾着,我置身其中,想喊,却没有声音,想挣扎,却身不由己,想抓住一根稻草,却什么也抓不到,混沌,混沌一片……
最后,我还是挣脱了,终究我是不属于那个世界的,或许并非我挣脱了,而是冥冥中的那股力量把我释放了出来,随着眼缝里透来了光明,我恐惧中带着庆幸,我可以离开那个世界了,尽管,不知什么时候我会再次被这个梦魇所困
[/b]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二 三月 03, 2009 11:58 pm

2006.12.27


周末又到了。起床后,稍加梳洗,飞也似的骑上车子,踏上了我走过了无数遍的路,在终点,我亲爱的哥哥在等着我。
见到我的哥哥了,轻轻软软的跟他抱在一起,在他脸上,留下我牵挂的吻痕。亲爱的哥哥,妈妈带你去小表妹家好不好?妈妈带你们去公园踢球好不好?哥哥很是坚决的摇头,不去。噢,我亲爱的,你跟妈妈一样,都喜欢这远离闹市的清净吗?
吃过了饭,哥哥驾着他的坐骑,邀我和他去散步,我欣然应允。车轮辗过小路,车后留下了一道辗痕,一恍惚,感觉那是一段被拉开的录像带,从某一天,儿子来到人世间开始记录,直到现在,而它,随着儿子车轮子的转动,向前继续延续到未知的遥远的将来……
一路上,杂草为我们让道,野花向我们绽放着最灿烂的笑容,邻家果树上的杨桃向我们招手,哥哥的眼睛啊,顿时分外的亮。那可爱的眼神,终于骗得邻家的公公忍不住送了他两个还很生的大杨桃,而那两个杨桃,已经是找遍了整棵树最熟的两个。
阳光暖洋洋的,这样的天气,真舒服。路的旁边,是一条通往田间的水渠,冬天,农闲时,水渠是没水的。正走着,突然水渠下面“嗖”的一声响,嘿,是一只花猫经过。哥哥的眼睛又放光了,他想逮住花猫玩。兴奋的扯着我的手,直奔水渠下,小花猫看出了我们的意图,灵巧轻捷的跃走了。哥哥并不在乎,在水渠下面行走,对他是一桩新鲜事,他牵着我在水渠中跑,跑到尽头又爬上岸,然后又从另一头下去,这样来来回回的循环着。水渠的地面并不平整,有螺壳、有石头、有砖瓦碎片、有树枝、有杂草……一不小心,哥哥被一块小石头绊倒了,他迅速的一边爬起来,一边嘴里说:“不痛,软的。”帮他拍掉膝上的泥土,一种自然的、清新的、无与伦比的芬芳直上心头,那是泥土的芳香,夹杂着青草、夹杂着牛粪,这种芳香,是如此的原始和美丽。
轻轻的,又吻了一下儿子,这条水渠,是我童年时的乐园,多年后的今天,我陪着一个小小人儿也在这里经历了他童年的一个片段,这个循环,令人心悸。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伤逝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00 am




2007年元月初五





日落西山,我带着儿子到晒谷场去骑车,儿子欢快的满晒场滚动他的车轮子,我却伤感的看着余晖被黑暗吞噬。


人之所以为人,我想,大抵是人拥有思想的缘故吧。喜怒哀乐,言行举止,一切一切都是由思想控制。从前,我不曾深想,这存在于我的头颅中的思想,终有一天,它将不再属于我,也不曾深想,当它离开了我之后,会是怎么一个样子。


一天过去了又一天,一年过去了又一年,四季可以循环;生命却没有循环,造物主在此处,表现得如此公平,无论贫富,无论善恶,每个人,都只能在这世上走一趟,谁都不知道,虚渺的思想,什么时候会飘离人体。


小时候,很害怕死亡,甚至惧怕黑暗,害怕在浓稠的黑暗中死神会把自己带走,幸好,每个晚上都平安度过,每天早上,看到柔和的阳光洒进房间,都有一种莫名的轻松。但是,随着年岁增长,面对越来越多的噩耗,我渐渐感伤,人有旦夕祸福,死亡无法预料。


父亲说:“我好困。”然后,思想便在他闭上眼睛一刻永远不再回来;伯父说:“该找个大夫回来看看了。”可是,大夫的脚步却赶不上思想飘走的速度,大夫还没进门,伯父已油尽灯枯。


油尽灯枯尚不觉遗憾,这是人生的一个句号。更多的死于非命,令人心堵,同学聚会中,大家正谈笑风生,轻轻的,有人提起了某位同学,问我们是否还记得此人,我笑答:当然,早些时候我还见过他呢。然后那人又是轻轻的一句,却如晴天霹雳:他死了。欢愉一下子被悲哀覆盖,死亡原来就是这么的轻易。


从呱呱坠地,到成年,到苍老,人一生,历经欢乐,历经痛苦,财富满贯也好,一贫如洗也罢,高朋满座也好,小人结冤也罢,一切在思想停止那一刻得到终结。然而小草依然在春风中探出头来,百花依然盛放,远近的炮竹声依然不断,只有那飘动的白幡在告诉世界:这里,曾有一个人走过。

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香~~甄沾记硬奶糖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02 am

2008.4.23
昨天,闲逛到一家零食店,视线漫无目的的扫过货架,当看到那个熟悉的包装袋时,我的目光被胶住了3秒,尔后,我快速的扫视了整个店铺的商品,没有,没有这一刻我想找的——甄沾记硬奶糖。货架里摆的只是硬椰子糖。
它在我心目中的意义,已经不再是一颗糖,而是一段记忆。一段透明清亮的纯真年代的记忆。
我努力的想,努力的回忆,孩提时代除了玩和吃之外,其他的,似乎已经淡化。人的一生旅途,可能是边走边死亡的,新陈代谢中,代谢掉的永远无法恢复,包括身体的废物,更包括逝去的年华,最可怕的是,连记忆中某些当时感觉印象深刻的事物,也在渐渐的褪去颜色。一点一点的消逝,一点一点的看淡世事,死亡,就是这么进行着吗?
那是一个幽深的院落。穿过一条清凉的小巷,中间有一条石子路,石子路的右侧有一个大菜园,左侧有一个小池塘,一园一池相对着。沿着石子路继续走,菜园的前面是一个大晒场,池塘的前面却又是一个大菜园,两个菜园对角相称着。路的尽头,是相对着的两座两层的楼房,一座青砖楼房和一座混凝土楼房。楼房的背后,一个小菜园,里面种着应季的蔬菜和一些果树,最馋人的是那一株黄皮树,不高但收获时节硕果累累。小菜园的一侧,是一间厕所,用来堆灰积肥。
这个院落是一个常常令我无端生出恐惧感的地方。
一进院落门,目之所及的就是第一块菜园里有一个红得很恐怖的棺材……
厕所里的角落里,顶上赫然悬挂着一副没有上漆的棺木

……
除了菜地,除了晒场,除了小路,除了有人活动的地方,其余的凡是有泥土的地方,长满了一种开着蓝色小花的连藤植物、芦苇、和牵牛花,这些植物积聚了大量的水分,和沤烂的叶子混在一起,使院落整天弥漫着一种发霉的味道。
潮湿成了蜗牛繁殖的温床,一群男孩子常常在阴暗的角落里翻找小蜗牛,把找到的蜗牛的肉用铁丝卷出来,剩下一大堆蜗牛壳,用来跟同伴斗硬。我常常跟在他们的背后,却不加入游戏,现在想来,那时候除了知道邻家两个男孩的名字之外,其余的我都是不认识的。估计那时我可能游魂般的注视着他们吧,一个长着稚嫩面孔的带着纯真眼神的黄毛游魂。
那里总是冷萧萧的,在他们兴奋的找着蜗牛的时候,我注意到身边都是野植物,灌木丛上披满了藤类植物,芦苇挣脱藤条的束缚,张扬的舒开了那一束束白花,我不敢往灌木丛中看去,怕那里面会跑出不知什么东西出来叼走了我。
那座混凝土楼房被两条封条封住了大门,大门的外面有一个乌黑的趟栊门,我们常常一级一级的往上爬。一次无意中的往门缝里一张,发现了里面墙上写满了红色的大字,还有人头像。伙伴告诉我,屋子里死过人,血流了一地,红色的字也是血。于是那座楼房便成了院子里最恐怖的地方,我再也不敢靠近那门口。
青砖房子里,我们住的那个房间,总是光线不足,白天进去也是黑里乌东的,房间尽头正对着门的地方,摆着一张桌子,桌子上面摆着一个古老台钟,每隔一个小时就会咚响一次。那是一个摄魂的钟,因此我一眼也不敢多看它,这样的感觉可能是出于对黑暗的恐惧还是什么原因吧,莫名的觉得那个钟神秘而恐怖,因此我只记得它的钟面是白色的,周围还有一些东西装饰着的吧,但我不敢细看,深怕它把自己的魂魄吸了去。
我从来不敢自己一人走进房间,即使白天。而晚上必须进去睡觉,我也要在外面呆到困得不得了了睡着了,才被大人抱进去睡觉。没有人知道我在自己杜撰的故事里恐惧如斯。
但是在恐惧中诱惑着我的是,那个摆着台钟的桌子旁边,有一个存放食品的架子,也有零食,很单一的,永远是甄沾记硬奶糖。在我哭闹的时候,那一块硬奶糖总是很适时的被塞进了我的嘴里。那长方体的奶糖,差不多有我半个巴掌大,使劲的想咬开它来吃,结果只是令我牙根发疼,无奈之下只好含着嘴里,浓郁的奶香味,跟那段时光,统统化在了我的记忆里。
后来的不二家,阿尔卑斯等等硬奶糖,再也无法吃出那种单纯自然的奶香味。也许,最美好的是曾经拥有,却无法再拥有的吧。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添麻烦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04 am

——2008.10.9凌晨
很有意思的发现,生活是一个不断解决麻烦问题的过程。
不好意思,给您添麻烦了,某些时候,即使是举手之劳,也会换来别人道谢不迭。或许,思维转过一个角度,能解决麻烦,未尝不是好事。
这顿吃什么?下顿吃什么?对于一个主妇来说,是一件麻烦事。每天皱着眉头提着菜篮子在市场徘徊不知买什么菜才好,日久却见她厨艺精进,恰恰就是今餐食乜嘢这桩麻烦事无形中造就的。
求学时代,一师弟备受众女生欢迎,盖因此男生对于麻烦女生来者不拒。水头,电灯,风扇等等出故障,女生力所能及也好,力所不能及也好,统统可以拜托师弟搞定,隔楼高呼其名,片刻可达,在他手中,我们束手无策的事他做起来是多么的容易。不知当时他可曾有过半丝不胜厌烦的感觉?但是无论如何,他的能力,成了众女生崇拜他的理由。
遇到麻烦,可以用两种态度来对它,要么解决,要么逃避。往往我选择了逃避,却发觉,逃避之后是更大的麻烦在等候着我。只好如此理解——麻烦是一颗种子,与生俱来,播种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,不及时把那个果实采摘下来,会继续播种、发芽、开花、结果……循环不止。逃不了的,唯有解决了吧。
有时候想,倘若我的生活中没有麻烦事,倒是一件可怕的事,人啊,也许只是一个符号而已,如果连解决问题的机会都没有了,还有什么可以证明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着呢?
实在没有麻烦,便偶尔制造点出来吧。
小时家里养猫,不时叼回老鼠邀功,那只老鼠总是活生生的,猫闲雅地放下老鼠,老鼠惊魂甫定,跌跌撞撞逃命,猫此时却作出慵懒状,昏昏欲睡去,眼角余光却分明还锁住猎物,待老鼠奔出某个范围,猫猛然弓身扑去,一把擒回了这亡命之徒。这个游戏往往得玩上三五遍,猫方才罢休。也许,驯养过的猫懂得向主人献媚而如此作为,但转念一想,可能猫在独自享受着制造麻烦然后解决麻烦的过程呢,猫的心思,人何曾明白?
曾几何时,被千丝万缕的麻烦事困扰难以解脱,突围而出,回首反思,大有风雨过后见彩虹的感觉,成长,成熟,莫不因前事。
假使生活是一杯白开水,添一勺子麻烦吧,啜饮一口,那滋味千回百转,快哉!
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带饭的日子~~饭后感悟

帖子 由 逍游 于 周三 三月 04, 2009 12:06 am

写于2008-5-7 14:46
昨天下班在路上飞跑的时候,突然就想起了一个句子——与时间赛跑。
速度是逼出来的,我想,如果单单以简单的意志为动力,是无法爆发出超越自我的速度的。之前还苦闷于奶酪不见了的问题,现在我却在感激着,世事无绝对,恶劣的环境正好是一个对自己的锻炼机会,温室里的花经不起风雨,只爱呆在窝里的稚鸟学不会飞。某天,终于有机会享受下班后的落日,我舍不得把它一下子就花掉,不紧不慢的从公司步行几公里回去。当习惯了每天都要冲锋般的赶路时,连一次步行,都是奢侈的享受,不知道有没有人能体会到这样的感觉?白天总会来的,可是要看到光明,必须从黑暗中摸索着走过来。太多时候,我们需要一个参照物来告诉我们——事情,其实并不糟糕。


avatar
逍游
超级版主
超级版主

帖子数 : 125
注册日期 : 09-02-26

查阅用户资料

返回页首 向下

返回页首


 
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:
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